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奥门新浦金:,而是始终把道德与艺术放在第一位

  《傅雷家书》的文化格调应该说是“顶级”的。傅雷本人对古今中外的文学、音乐、绘画涉猎广泛,研究精深。而他培养的对象又是从小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终于成长为国际钢琴大师的傅聪。楼适夷先生称其为“一部最好的艺术学徒修养读物”是并非夸大其词的赞扬。

傅雷与朱梅馥这样的爱情你是否会觉得很凄凉又很伟大,傅雷有才气,朱梅馥有志气,朱梅馥对傅雷的爱简直真的是不能再爱了。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傅雷书房内(1961年)

  “文革”来了,1966年9月3日傍晚,傅敏接舅舅电报,没看电文,便知父母已去:“按父亲的性格,别碰他,一碰就走,他太刚烈了。他是典型的宁折不弯。在那样的环境下,他早走早解脱。”红卫兵碰了他———在一只亲戚寄存的箱子里被红卫兵查出所谓的政治问题。傅雷只承认寄存事实,不奉告寄存之人。由此引火烧身。即便如此,傅雷视死如归:“没啥了不起,大不了两条性命。”他在遗书上写道:“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难受。”遗书与家书一脉相承。1963年6月2日,傅雷致信傅聪:“历史上受莫名其妙指摘的人不知有多少,连伽利略、伏尔德、巴尔扎克辈都不免,何况区区我辈!……老话说得对:是非自有公论,日子久了自然会黑白分明!”在弃世前几个小时,傅雷向亲属交待了13件事:如代付9月房租;亲属寄存之物,因抄家不见,以存款抵之;600元存单一纸给保姆周菊娣,做过渡时期生活费。她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我们不愿她无故受累……君子名节,傅雷死守到终。

《傅雷家书》是文艺评论家以及美术评论家傅雷及其夫人写给儿子的书信编纂而成的一本家信集,摘编了傅雷先生1954年至1966年5月的186封书信,最长的一封信长达七千多字。字里行间,充满了父亲对儿子的挚爱、期望,以及对国家和世界的高尚情感。

  傅雷深刻地懂得,艺术即便是像钢琴演奏需要严格的技术因素,但绝不是“手艺”,而是全身心、全人格的体现。他说:“我始终认为弄学问也好,弄艺术也好,顶要紧的是humain(按:法文”人“的意思),要把一个’人’尽量发展,没成为某某家以前,先要学做人;否则那种某某家无论如何高明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

我们高中时期都拜读过很多巴尔扎克的作品,那你是否知道这些作品都是谁翻译的呢?如果你有心的话,就会注意到很多傅雷巴尔扎克总会同时出现。傅雷是近代很有名的法语翻译家,他的翻译生涯长达37年,不过他一生命运比较坎坷,在文革批斗中愤然离世了,是一位很有才气的翻译家。

  傅雷在法国(1930年)

  为让傅聪学钢琴,傅雷“把他从小学撤回”。语文自己教,其他课程另请家教。傅雷从孔孟、先秦诸子、国策、左传、史记、汉书……上选教材,亲自小楷誊抄。要傅聪背诵“富贵于我如浮云”、“一箪食一瓢饮,回也不改其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宁可天下人负我,毋我负天下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前出师表》、《后出师表》……

傅雷,字怒安,号怒庵,著名文学翻译家、文艺评论家以及美术评论家。于20世纪20年代初曾在上海天主教创办的徐汇公学读书,因反迷信反宗教,言论激烈,被学校开除。五四运动时,他参加在街头的演讲游行。北伐战争时他又参加大同大学附中学潮,在国民党逮捕的威胁和恐吓之下,被寡母强迫避离乡下。1927年冬离沪赴法,在巴黎大学文科听课;同时专攻美术理论和艺术评论。1931年春访问意大利时,曾在罗马演讲过《国民军北伐与北洋军阀斗争的意义》,猛烈抨击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留学期间游历瑞士、比利时、意大利等国。1931年秋回国后,傅雷致力于法国文学的翻译与介绍工作,译作丰富,行文流畅,文笔传神,翻译态度严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受巨大迫害,遭遇红卫兵抄家,搜出所谓的“反党物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蒋介石画报),批斗四天三夜,罚跪、戴高帽。

  在此,我特别要提到重编本新增的三十四通中,有二十三通是母亲朱梅馥女士的信。这些信件在读者面前伟大女性的亲情和人性。

傅雷翻译巴尔扎克的作品

  傅雷(1953年)

  傅敏授课特点:不讲中文,不留作业。“用中文教英文,学生永远进不了门”。傅敏直言不讳“搞题海战术的老师是自己没本事”。傅敏教过的学生听说能力强,高考不丢分。因他在英语教学上“有本事”,故被评为特级教师。

〈二十三〉一个人要做一件事,事前必须考虑周详。尤其是改弦易辙,丢开老路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理智做一个天平。把老路和新路放在两盘里精密地称过。

  怕读,是因为它让我们看到,一位博学、睿智、正直的学者,连同他温厚善良的夫人,不明不白地走向了毁灭。我说“不明不白”是因为当他们写下遗书时,十分清醒地执守着自己的每一项责任,交还友人委托代修的手表,赠给保姆的生活费,赔偿亲戚寄存而被红卫兵抄家没收的饰物,甚至留下了自己的火葬费53.30元。但他们却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活下去的原因;既非“畏罪自杀”,也非“以死抗争”,总之是“不明不白”。对此我不忍卒读。

傅雷早年是从法国留学的,很喜欢法国浪漫的氛围,他一生的翻译生涯可以分为一前一后两个不同阶段,是以1949年为分开点的。早期的翻译大都是罗曼罗兰的作品,傅雷巴尔扎克被联系到一起还是解放中国时,傅雷开始着手翻译巴尔扎克的作品了,从1949年到1956年期间,傅雷总共翻译了巴尔扎克的六部作品,其中就有最有名的《欧也妮葛朗台》还有《高老头》等。

  傅雷在江苏路宅院内(1961年)

  第二,学音乐,要从小开始。你上初中才学琴,太晚了。学个“半吊子”,何必呢?你呀,是块教书的料。

〈十二〉中国哲学的思想,佛教的思想,都是要人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

  正是这样的家教陶冶出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大师,并给千千万万的父母留下了一面宝镜。照一照我们给了孩子一些什么,为了孩子我们自己怎样做事做人?

傅聪与傅敏同是傅雷儿子,作为伟大的艺术家评说家,翻译家的儿子,他们没有把自己的责任放下,两个儿子都是成就极高的人物,傅雷在天上的灵魂也是极其满足的吧。虽然身为中学教师的傅敏相比较于哥哥傅聪成就不是那么名震全球,但是能够做到这样,也是极其高的成就。

  1948年夏,傅雷在江西庐山牯岭河南路50号养病
图为养病期间在修改译作《欧也妮·葛朗台》

  傅雷爱摄影,喜拍风景照,风景照中尤喜拍松柏。

傅雷的话

  傅雷先生、夫人,安息吧!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将勇敢地承受你们的生命之重!

傅聪照片

  1982年1月傅聪结束在京的演出和讲学后,李德伦和吴祖强在机场送行。(1982年)

  1979年至今,傅聪回国传艺十几次,讲学、演奏。

〈五〉得失成败尽量置之度外,只求竭尽所能,无愧于心。

  果然,这一次的高兴又错了。调整政策依然是赐予的民主,而不是整个文化环境、政治环境的真正现代化、民主化。也许20年后,邓小平所说的“我们这个国家有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历史,缺乏社会主义的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法制”,才算真正涉及到了“症结”。果然,还没有等到傅雷从“近乎狂热”转向清醒冷静,赐予的又收回了。不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并且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终于导出了“全面专政”的文化大革命。

傅雷的儿子傅敏的资料

  1930年春傅雷与刘海粟夫妇在巴黎阿尔培裴那画室

  一语成谶。傅敏果然按照父亲的设计教书35年,至于父亲怎么看出他是教书的料,傅敏遗憾:“没来得及问。”他承认父亲看人能看到骨子里,赏文鉴画一针见血。傅雷离世前几年,反思对儿子的教育,他对傅聪、傅敏内疚:“你们没有欢乐的童年。我对你们太严了。”而成人成才后的傅聪、傅敏感谢父亲的严:“父亲是我们兄弟俩最好的老师。”

《傅雷家书》是我国文学艺术翻译家傅雷及夫人1954-1966年间写给孩子傅聪、傅敏的家信摘编,该书是一本优秀的青年思想修养读物,是素质教育的经典范本,是充满着父爱的教子名篇。他们苦心孤诣、呕心沥血地培养的两个孩子(傅聪-著名钢琴大师、傅敏-英语特级教师),教育他们先做人,后成”家”,是培养孩子独立思考,因材施教等教育思想的成功体现,因此傅雷夫妇也成为了中国的典范父母。

  我们只能说,这是美的毁灭!

傅雷与妻子旧照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院内(1965年)

  《傅雷别传》在本报连载后,在读者中产生一定反响。这是继《傅雷家书》出版19年后让读者再次复活了记忆中的傅雷———“一个天才的傅雷;一个幼稚的傅雷;一个倔强的傅雷;一个追求完美的傅雷;一个永不停止思索而终生不得安宁的傅雷”。傅敏,傅雷次子认为上述“五个一”较全面说明了父亲———“他是这么个人”。在《傅雷别传》连载第18期这天,记者就教育、气节等采访了傅敏。今年63岁的傅敏退休前是北京第七中学英语特级教师。

〈九〉最折磨人的不是脑力劳动,也不是体力劳动,而是操心。

  曾国藩的家书保存至今共有330多封,是名人家书保存下来最多的一个。在数量上《傅雷家书》与之不能比较,但《傅雷家书》内容的丰富深刻、精微细致却是独具优势的。

傅雷是近代很有名气的翻译家,早年他远赴法国留学,期间迷恋过异国漂亮的女子,却发现这女子太过于放荡,幸好还有他的远亲表妹朱梅馥在等着他。傅雷和朱梅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远亲,情愫很早就在他们之间产生了。双方父母也很满意他们,就早早的为他们定亲了。傅雷在法国受了伤回国后就和朱梅馥举行了很隆重的婚礼,此后傅雷与朱梅馥磕磕绊绊的相伴了一生。虽然傅雷性格暴戾经常打骂她和孩子,但是朱梅馥很能忍辱负重,给自己的孩子说自己能原谅傅雷的所作所为,这样的女子真的是很识大体。

  1929年夏傅雷游历瑞士,住在法瑞交界的避暑圣地达蔼维扬。照片上的房屋叫“蜂屋”,屋临瑞士莱芒湖,背负阿尔卑斯山。“蜂屋”右面楼上有阳台的即傅雷的卧房。傅雷发表的第一篇译作《圣扬乔而夫的传说》即在此完成。

  1962年3月14日傅雷致信傅敏:“你该记得,我们对你数十年的教育即使缺点很多,但在劳动家务,守纪律,有秩序等等方面从未对你放松过,而我和你妈妈给你的榜样总还是勤劳认真的……但愿我们大家都来不断提高自己,不仅是学识,尤其是修养和品德!”

〈十七〉永远保持赤子之心,到老你也不会落伍。永远能够与普天下的赤子之心相接相契相抱!

  但是,傅雷由此以为“恐怕世界各国都要为之震惊”,甚至“科技落后这句话,已经被雄伟的连拱坝打得粉碎了”,却不仅是过分乐观,更重要的是说明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视野已与世界有所隔绝;中国知识分子开始落入“井底”,并从“井底”仰头看“天”。当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确认“天”就是井圈那么大的时候,他不仅失去了对“天”的认识,更严重的是失去了对“井底”的认识,以为这就是认识世界的最佳“好望角”。这正是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剧。他们把别人像中药配方那样的“配方新闻”,当作通晓世界、把握真理的捷径。他们有眼,却不用自己的眼睛去观望五洲风云;他们有耳,却不用自己的耳朵倾听四海风雷。今天,一个普通老百姓都不至于看到中国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而引出中国与发达国家在科技上的差距已经消失的结论。而那时,像傅雷这样的杰出的知识分子也不承认差距严重存在的事实。可见,若干年前亿万中国人虔诚相信一个人可以“洞察一切”的神话,就并不奇怪了。

傅雷夫妇旧照

  傅雷在杭州(1965年)

  人们在傅聪前加的前缀往往是钢琴家。傅敏说傅聪之所以成了世界一流钢琴家,是他按照父亲设计的顺序走到这一步的:“先做人,后做艺术家,再做音乐家,最后是钢琴家。如果把钢琴家作为第一步,傅聪恐怕成不了世界一流钢琴家。”傅雷家教在再版、增补版5次,发行130多万的《傅雷家书》里,倾注了父亲对儿子成长的心血。现已成为家长教科书。

〈十四〉一个人没有灵性,光谈理论,岂不成为现代学究、当世腐儒、八股专家也鲜矣!为学最重要的是”通”,”通”才能不拘泥、不迂腐、不酸、不八股;”通”才能培养气节、胸襟、目光。”通”才能成为”大”,不大不博,便有坐井观天的危险。

  人性如此美丽的女性,怀着伟大的母性,走了!

然而傅雷仍有沾花惹草的坏习惯,不过都被朱梅馥很巧妙的化解了,朱梅馥有着西方思想又有着中国传统意识。当傅雷被批斗到了无生志时,朱梅馥很平静地看着傅雷喝下毒药直到身体冰冷,她竟然从容地把自己吊死在了铁窗的横框上,追随傅雷去了。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的住房前

  1984年12月25日夜

〈二十一〉我们一辈子的追求,有史以来有多少世代的人追求的无非是完美。但完美永远是追求不到的,因为人的理想、幻想永无止境。所谓完美像水中花、镜中月,始终可望不可及。

  是的,1957年前的“民主的春天”的民主是赐予的,赐予者有赐予的权力恰好说明也有收回的权力;而可以赐予又可以收回的民主,从根柢上说不是现代意义的民主,充其量是一时的开明。或者说,是一各瞳生于当时中国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博学多智的傅雷缺乏的也许正是对于中国的理解。

傅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翻译家,艺术评说家。生前育有两子,傅聪和傅敏。傅聪是一名优秀的钢琴家,他的足迹遍布五大洲。受到父亲对艺术的追求影响,傅聪在钢琴艺术上有着诸多并且造诣非凡的独特简介以及成就。

  傅雷在法国(1930年)

  傅雷虽去,傅雷奉行的德艺具备、人格卓越的德行在傅聪、傅敏身上薪火相传。傅聪体现的是艺,傅敏继承的是德。傅雷生前致信傅聪:“你对艺术的感受怎么和我想的一样,我俩心心相印……”傅敏总结父兄,“一个在文学翻译上一句一句磨,一个在音乐艺术上一句一句抠。都是追求完美的人。”

〈二十四〉孩子,可怕的敌人不一定是面目狰狞的,和颜悦色、一腔热血的友情,有时也会耽误你许许多多宝贵的光阴。

  可以证明这一点的是,面对1961年开始的政策调整,傅雷还有一点儿沾沾自喜。他认为这种政策调整的内容与必要性是他早就认识到了。他对傅聪说:

什么样的爱情是你最希望的,你是不是期待一个待你超级温柔的丈夫,你是不是有期待能遇到一个十分贤淑的妻子,朱梅馥或许是你心目中最适合的妻子类型,但是她的丈夫却好像并不是那么的理想。傅雷与朱梅馥就是对很特别的夫妻,傅雷幼年时期的经历比较坎坷,也就造就了他的性格有很大的缺陷,但是朱梅馥都能容忍。

  傅聪在上海中山公园(1953年)

  刘校长:

〈二十〉只要是先进经验,苏联的要学,别的西欧资本主义国家的也要学。(50年代怀有如此”反动”的思想,相当不易)

  当我写到傅雷没有看透什么样的“土地”与“土壤结构”时,心中充满了敬重与沉重,丝毫没有以为我们与傅雷在认识上有了高下之分。就像去责备屈原不懂电视,李白不懂电脑,无疑是可笑的愚蠢。在傅雷所处的时代,他的认识已属“前卫”。而要认识“土地”与“土壤结构”需要经历漫长的历史过程,付出惨重的历史代价。即使如邓小平这样的伟人,也是到了八十年代,才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明确指出“我们这个国家有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缺乏社会主义的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法制”。而在此之前,他也只能参与反右斗争的开展;在文革风暴袭击到自身之后,只能写下“永不翻案”的检查。

傅雷的次子傅敏是《傅雷家书》撰写出版者,这部书在当今中国有着深远的影响,与此同时在《傅雷家书》的出版后,我们也了解了那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那就是傅雷之死,以及傅聪在文化大革命中所受到的种种非人摧残。不得不说,历史是残酷的,同时历史也是现实的。也许没有经历过这些经历的我们不会了解那样的日子是怎么扛过来的,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可以做到的就是铭记历史。在这样的历史事件中傅雷儿子傅聪能够有幸存活下来,也许是上天对于中国文学的一种垂青。古语说的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如果当时的傅聪就这样撒手人寰,那么我们怎么能够幸运的看到《傅雷家书》这样的文学巨作呢?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他虽然不当任何“长”,由于他敢说真话,群众选他为西城区人大代表,连任五届,直到退休。他曾给教育部长蒋南翔提建议;在人代会上忧虑教育领域中的某些现象,比如:学生为谁而学习?相当多学生选择专业是为自己将来活得惬意,而对国家需要的基础行业不考虑,对国家前途命运不闻不问,甚至一些初中生学外语的目的就为出国、进外企;上级检查卫生,学校组织学生突击大扫除,这在年轻心灵里栽下的是弄虚作假的种子;重理轻文的结果是对文史、音乐、美术不重视。素质教育,主要靠人文教育的滋养。“文革”中集体疯魔的事实,是人文教育、法制教育长期贫血所致。音乐美术陶冶精神文明,多听莫扎特,人会变得文明。历史课熏陶学生爱国惜民。有些高中生写的作文,通篇不见自己思想。很多学生不爱看书,说是没时间。不爱看书的人怎能完善自己,产生自己的思想?特长生应与三好生同等地位,特长生也许是未来某一领域的大师,我们不能做埋没他们的罪人。傅聪当年考云南大学,数学可是0分……

该书由于是父亲写给儿子的家书,是写在纸上的家常话,因此如山间潺潺清泉,碧空中舒卷的白云,感情纯真、质朴,令人动容。

  (二)

傅雷与朱梅馥之间的爱情故事

  图为母亲与聪儿(半岁)

  第一,家里只能供一个孩子学音乐,你也要学音乐,精神够不上;

〈二〉在公共团体中,赶任务而妨碍学习是免不了的。这一点我早预料到。一切只有你自己用坚定的意志和立场向领导婉转而有力地去争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