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勒的艺术才走了第一步,它的创始人是著名的画家卡拉奇兄弟

  亲爱的孩子们:……我认为敦煌壁画代表了地道的中国绘画精粹,除了部分显然受印度佛教艺术影响的之外,那些描绘日常生活片段的画,确实不同凡响:创作别出心裁,观察精细入微,手法大胆脱俗,而这些画都是由一代又一代不知名的画家绘成的(全部壁画的年代跨越五个世纪)。这些画家,比起大多数名留青史的文人画家来,其创作力与生命力,要强得多。真正的艺术是历久弥新的,因为这种艺术对每一时代的人都有感染力,而那些所谓的现代画家(如弥拉信中所述)却大多数是些骗子狂徒,只会向附庸风雅的愚人榨取钱财而已。我绝对不相信他们是诚心诚意的在作画。听说英国有“猫儿画家”及用“一块旧铁作为雕塑品而赢得头奖”的事,这是真的吗?人之丧失理智,竟至于此?

摘要:南北朝隔江对峙,战争的苦闷让宗教成为人们自我慰藉的精神寄托。彼时,宗教美术融入了丰富的表现技巧,产生了“疏体”绘画风格,水墨与丹青开始出现独立的迹象,色彩方面也出现了冷暖色调的认知,“气韵生动”成为了

  系统的看了白羽平从学画到现在的大量作品,感觉他有一个对所谓学院艺术的情结,就是对基础训练和艺术形式完美的追求,这倒不是说非得面面俱到,但从他开始画画,一直到上民院,后来到美院进修,基本上是一脉相承。从这段时间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已经不是简单的模仿学院的东西,特别是在速写、素描和一些不过分深入的作品中看到了他的主动捕捉和把握的能力。早期利用油彩这种材料之后,作品的主动性就不如素描、速写那么精彩。直到高研班的时候,可能经过了一段自己的实践,明显在油画这方面,有了很大的一个进步。

摘要:欧洲的美术学院最早产生于意大利,当时最著名的学院之一是博洛尼亚学院。它大约创建于1590年,它的创始人是著名的画家卡拉奇兄弟。

  时 间:1 996年1 0月1 3日上午

  最近我收到杰维茨基教授的来信,他去夏得了肺炎之后,仍未完全康复,如今在疗养院中,他特别指出聪在英国灌录的唱片弹奏萧邦时,有个过分强调的retardo[缓慢处理]——比如说,Ballad[叙事曲]弹奏得比原曲长两分钟,杰教授说在波兰时,他对你这种倾向,曾加抑制,不过你现在好像又故态复萌,我很明白演奏是极受当时情绪影响的,不过聪的retardo
mood[缓慢处理手法]出现得有点过分频密,倒是不容否认的,因为多年来,我跟杰教授都有同感,亲爱的孩子,请你多留意,不要太耽溺于个人的概念或感情之中,我相信你会时常听自己的录音(我知道,你在家中一定保有一整套唱片),在节拍方面对自己要求越严格越好!弥拉在这方面也一定会帮你审核的。一个人拘泥不化的毛病,毫无例外是由于有特殊癖好及不切实的感受而下自知,或固执得不愿承认而引起的。趁你还在事业的起点,最好控制你这种倾向,杰教授还提议需要有一个好的钢琴家兼有修养的艺术家给你不时指点,既然你说起过有一名协助过Antlie
Flscher[安妮·费希尔]①的匈牙利女士,杰教授就大力鼓励你去见见她,你去过了吗?要是还没去,你在二月三日至十八日之间,就有足够的时间前去求教,无论如何,能得到一位年长而有修养的艺术家指点,一定对你大有裨益。

南北朝隔江对峙,战争的苦闷让宗教成为人们自我慰藉的精神寄托。彼时,宗教美术融入了丰富的表现技巧,产生了“疏体”绘画风格,水墨与丹青开始出现独立的迹象,色彩方面也出现了冷暖色调的认知,“气韵生动”成为了人物画创作的最高标准。

  看他在上民院前,八几年的作品,恰好赶上了中国美术界特别活跃的那段时期,各种形式对他是有些影响的,他也做了各方面的尝试,看得出那些东西让他有些感受,尽管受别人影响的痕迹很重,但还是有状态的。说明他的思维很开放,在当时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感受完全打开、打通。后来,在九几年几次走进院校进修之后,那种感受又慢慢的收回去了。当然,这个收回有了相对成熟的判断和取舍,特别在风景画方面,因为他太熟悉自己所表现的对象,对这个题材就不只是技术、技巧的制作,没有停留在表面的华丽或工整,而是充满了感情,挖掘了那块土地给他的更深层次的感受,是一种情怀的体现。由这里隐约可见他的创作思路、视野逐渐的开阔起来。

欧洲的美术学院最早产生于意大利,当时最著名的学院之一是博洛尼亚学院。它大约创建于1590年,它的创始人是著名的画家卡拉奇兄弟。学院产生的原因一是为了继承先辈大师的艺术传统,总结先人经验,并在此基础上培养新的艺术人才;二是企图把年轻的艺术家引向所谓的正路,使他们不受样式主义美术和拉卡瓦乔主义美术的干扰。

  地 点:中国美术馆新闻发布厅

北朝为鲜卑所创,重武轻文之风令文艺发展相对缓慢。北朝人物画成就主要体现在石窟艺术上,题材以道释为主,风格拙实、浑厚,作品多由画奴集体创作,技艺以临摹为主,缺乏艺术创造力。北齐时,南北文化相融合,画家的地位有所提高,出现了几位著名的人物画家。其中,曹仲达将西域的色彩与中原的线条相融合,创造了一种新的绘画样式——曹家样,并成为北朝人物画的典范,影响深远。此时开凿的石窟造像和壁画中的佛像样式有如下特点:以稠密的细线表现衣褶垂纹,夸张、刚劲的线条给人以薄衣贴体的感觉,人物犹如刚从水中出来一般,营造出一种简约、清逸之美,故而得称“曹衣出水”。

  白羽平最早给我印象的作品,是他在美院进修班的毕业创作。

学院派的主张是力求订出一些法则,使人们遵循,如强调绘画中最高的标准是:米开朗基罗的人体、拉斐尔的素描、柯罗乔的典雅与风韵、威尼斯画派的色彩等等。所以说学院派的艺术从一开始就有折衷主义的特色。由于过分强调法则,所以学院派的画家比较保守,缺乏创新精神。他们的作品的题材也比较狭窄。大都是描绘宗教或神话,而对世俗生活的题材往往不感兴趣。在技法上比较偏重于素描而轻视色彩,以上这些特点都为古典主义美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主持人:邓平祥(美术评论家)

【梁】张僧繇 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摹本)

  在他们整个毕业作品展里面那张画就算比较另类了。这一方面有赖于对生活本身的熟悉程度,再一点是他的处理手法打破了学院的习惯模式,虽然造型上还是追求严谨,但已经很强调画面的妆饰性了。

《基督在旷野》洛多维科·卡拉奇

  邹跃进(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美术理论家,博士)

南朝统治相对较为安定,加之文化中心南迁,人物画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彼时,名家辈出,皆以绘道释人物为能事,人物画兼有历史故事、现实人物、孝子贞女等题材,技法层面出现了创新性发展。陆探微在继承“一笔书”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笔画”,线条绵韧如锥刀、骨力刚劲,佛教人物形象清瘦俊逸、棱角分明,体现了佛的智慧和道的脱俗,人称“秀骨清像”,成为这一时期盛行一时的人物式样。张僧繇的“张家样”吸收了“凹凸”画技法,善于通过晕染表现色彩的明暗,淡化了线条在画面中的作用,令人物具有立体感,效果逼真,有“笔才一二,而像已应焉”的评价。张僧繇的绘画手法简洁,如同速写,人称“疏体”。笔下人物“面短而艳”,形象丰满,为雍容艳丽的隋唐人物画风格奠定了基础。

  由此,他就进入大伙的视线,引起关注。

博洛尼亚学院第一代的代表人物是卡拉奇兄弟。洛多维科·卡拉奇(Lodovico
Carracci,1555~1619)是博洛尼亚学院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在这个学院里培养出许多重要的学院派画家。他在艺术上没有多大的创造性,主要画一些宗教题材画。代表作有《施洗者约翰布道图》(1592)、《圣容显现》(1595~1597)和《圣母子》等。

  邓平祥:我作为主持人欢迎各位的莅临。这次对坎勒的水彩画举行学术讨论,基于两点想法:一是水彩画在改革以后,即在80年代以后,的感觉是没有与油画、国画在艺术上的推进的一种同步性,因而想乘此机会,以他的水彩画为机缘,对水彩画进行艺术讨论;二是他的作品提供了这种讨论的可能。我们曾在文中提到,坎勒的作品首先是一种材料性,他使用的玻卡纸,与以前的水彩画相比,
在材料上是一个比较大的推进,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现代艺术的许多推进就是在材料上的推进及在材料上的变革。其次是创造意识的扩充。我们觉得,水彩画与油画、国画相比在创造意识上较弱,坎勒的艺术在这方面有较明显的创造意识。第三,他的作品在视察张力上、力度上与传统的水彩画有较明显的区别。但总的来说,坎勒的艺术才走了第一步,只是一个好的开头,究竟下一步如何走,在艺术上还有些什么问题,还要请大家来讨论。他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话题。

南朝系统的绘画理论将人物画创作和品评纳入了理性轨道。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了品评人物画的“六法”,即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成为此后1500余年来中国画的最高美学准则,影响深远。其中,“气韵生动”是人物画创作的灵魂,指着重刻画人物的内在精神气质。此后的人物画家尤为注重通过外在的生动形象传递内在的修养和精神气质,超越了表面的描摹刻画,上升为一种探索本我的理想境界,对人物画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此外,梁元帝萧绎在《山水松石格》中首次提到了艺术家的个人修养与作品格调的关系问题,并最早发现了色彩冷暖的问题,他还对墨与色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研究,明确提出“破墨”的理念,对后世人物画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他真正公开展示自己艺术追求的作品主要是风景画的创作,家乡的风景让他十几年来乐此不疲,也卓有成效。

《圣母出现》洛多维科·卡拉奇

  坎勒:我很幸运,因为对我来说,今天是个很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么多著名美术评论家能在百忙中出席我的作品研讨会,
我深表感谢。
我要说的都在我的作品中表达了。请各位老师对我的画提出中肯的批评,使我的艺术进一步走向成熟。

南北朝人物画总体倾向为尚变求新,理论与实践均对后世影响深远。北朝人物画多由画工创作,风格雄奇、富丽,名迹多见于石窟、少存于壁画;南朝人物画多为画家创作,风格率真、恬静,名迹多在壁画、少在卷轴。南北朝时期的人物画技法日趋成熟,中外艺术的融合催生出“疏密二体”的风格,丰富和拓展了人物画的创作手法。画面构图以位置高低区分远近,以人物大小区分主宾,人物造型多样,在处理形与神的关系方面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2000年北京画院要在社会上引入几位专职画家,白羽平是候选人之一。评选的第一个业务条件是要求有扎实过硬的绘画基础。学院教育从造型意义上讲具有非常优良的传统。扎实的绘画基础是油画创作具有多种可能的一种准备,也是清除创作障碍的一种手段。白羽平首先具备了这一点。当然不止于此,有基础的人太多了,更重要的还要评价和观察这个人的艺术追求和艺术创作的趋势,技术、艺术两相宜,方可游刃有余,就会有非常强的可塑性,也才能谈到艺术的创造力。白羽平显然有着非常强烈的个性特征和良好的艺术素质。

阿格斯提诺·拉卡奇(Agostino
Carracci,1557~1602)非常重视文艺复兴盛期大师们的作品,也受柯罗乔艺术的影响。他主要在博洛尼亚、威尼斯、帕尔马、罗马等地活动。1597年至1599年间他住在罗马,与同胞兄弟阿尼巴·卡拉奇共同为法列杰宫作画。最著名的作品是祭坛画《圣哲罗姆临终领圣体》。

  邹跃进:我们拟了两个题目,一是坎勒玻卡水彩的艺术特征;二是水彩艺术的变革发展与中国文化艺术的当代性之间的关系。但发言不必局限这两点,可以充分展开讨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