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隐私也不能告诉别人,圆圆不走台阶

图片 1

  我拿出最轻松的口气说:“咱们三个人都把自己的隐私讲出来好不好,一家人不应该有秘密。”她爸爸也来附和我的说法。圆圆看我俩的阵势,一下子从我的怀中挣脱出来,跑到离我们最远的一个角落,一边跑一边喊叫“我不说,你们别问了”,然后受惊似地回过头看着我们。她的表情动作让我心中轻微一震,好奇心被大大地逗弄起来了。

  他点点头。看了一下书,眼皮又聋拉下去了。

我再问:“那她的缺点是什么?”

  圆圆想想,一下又哭起来,边哭边说:“不要电视里那样的,不要大红盆的房子,妈妈咱们换房子!”我问她什么叫“大红盆的房子”,她边哭边往下面看去,用手指指地上放玩具的红色塑料盆。

图片 1

  日记本上有四篇日记,每篇都夹杂着一些拼音,那是她不会写的字。她指给我记录“隐私”的一篇,全文如下:

  他又迟疑一下,摇摇头。

我在这一瞬间也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善良,隐约地觉得这个孩子这样,肯定和他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关,就像找他父母谈谈,希望能彻底的解决一下这个孩子的问题。于是我问:“你爸爸妈妈在那个单位上班,我可以找他们谈谈,吗?你放心,保证不是告状。”这个孩子一下子,显得非常为难,情绪一落千丈。

  当然,做“听话”的家长绝不是对孩子言听计从,不能突破道德底线。对于孩子那些没有礼貌的发号施令,没完没了的交换条件,粗鲁无礼的话语,一句也不能听。否则就是纵容。“听话”与纵容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东西。“听话”的实质是如何理解儿童,如何平等对待儿童;纵容只是溺爱。“听话”培养的是具有民主气质的公民;纵容只能造出一个颐指气使的小暴君。

通过这件事情,妈妈明白了,孩子并非整天无忧无虑的。

  邻居小孩来敲门,找她上学去。圆圆从我怀中一跃而起,边说“妈妈我要上学去!”边向门口跑去。我怀里一下空了,巨大的忧虑却在瞬间充满心胸。圆圆在回头向我说再见时,一定是我眼中的什么打动了她,让她觉得不忍,在这最后的瞬间,她竟突然妥协了,说:“妈妈,我晚上回来告诉你好不好?”我点点头。她咚咚地往楼下跑去,爱人从卧室出来,百思不得其解,“巴掌大的人,会有什么事这么神秘呢?”

  这时旁边几个小男孩不满了,纷纷说,阿姨你别相信他,他经常欺负圆圆,他给老师保证过好多次了,保证完了就又犯错误。说得孙小力一脸的不满和微微的羞愧。

爱孩子,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不要给他制造麻烦。

  我就换个问法:你是不是想让妈妈做什么事,宝宝讲出来,妈妈就去做,好不好?圆圆点点头,她又很费劲地想想,说:“妈妈咱们换个房子,这个房子不好。”说完又大哭起来。

女儿“腾”地站起来:

  此后一个星期,我们一直犹豫着是否有必要搞清楚女儿的“隐私”。既害怕过分的追问伤了她的自尊心,又担心万一真有什么事需要家长帮助。我隐约感觉到,这件连父母都不能讲,但又让她在意,并且还“很大”的“隐私”是件让她沉重的事情,对她的心理有压力。我试探着又提了一次,她一觉察到我想问什么,就又立刻跑开了。这就更引起了我们的重视。我和她爸爸私下探讨了几次,总有些放心不下,就想设计个圈套,套出她的话来。

  他脱口而出:“学习好。”想了一下又说:“不捣乱。”就沉默了。

我和颜悦色的问孙小力:“你说圆圆是个好同学还是个坏同学?

  这件事像生活中的任何一件小事一样,我转眼间就忘了。直到几年以后,圆圆小学四、五年级时,她有一次批评我不好好理解她,忽然提起这件事。

妈妈说,我和爸爸已经交换过秘密了,你也跟我们交换吧。

  ●不要以成人的知识嘲笑孩子的无知,不要以成人业已成熟的思维方式批评孩子想法的幼稚可笑。每一种和儿童相处的细节,都是一场德行教育,也是一场心理健康辅导。

  我对他说我是圆圆的妈妈,想找他谈谈。他可能以为我是来找他算账的,眼睛里流露出害怕,转而又流露出挑衅和不在乎的样子。

读后感:从这一节,能够看出尹建莉老师确实是一个有着爱心和同理心的教育工作者,素养很高,能别出心裁的处理了这个一般人棘手的问题,一举两得,也保护一个本来很自卑,很受伤的孩子的心,也许也会是这个孩子的转折点。确实我们生活中,见过很多在学校孩子之间发生了摩擦和矛盾,结果双方家长上阵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有一点素质的家长都会明白这样做其实是不对的,对于事情就是火上浇油,将来孩子发生此类事情,有的时候就会有恃无恐了!我们学校就曾经发生一起比较恶劣的事件,两个女生之间发生矛盾,结果两边的家长带着一群人发生斗殴,还亮出了刀子,捅伤了人,幸好没有出人命,但是还是要负担法律责任,和巨额的医药费!对于这样的家长,我们有什么能说,无话可说!!!

  我非常理解亲戚,她当时还没孩子,不知道每个小孩子都是“不听话”的。我在心里向她说抱歉。在成人利益和孩子利益间,我首先要选择孩子的利益,哪怕当时领的不是我的女儿,是她的孩子,我也愿意陪孩子慢慢过天桥——我们本来就是带孩子出来玩,为什么一定要把去天安门广场看作是有意义的,把过天桥看作是没意义的,孩子在哪里玩不是玩呢。也许在圆圆眼里,天桥比广场还有趣得多。

何洁告诉儿子七宝,你这么小就去攀岩了,你很棒,你突破了自己,你会越来越棒的。

  圆圆说:“说出来才伤害我呢,不说就没事。”我问,为什么呢?她有些无可奈何地说:“反正就是不能说。”边说边想从我怀中挣脱出来,我以坚决的搂抱让她感到非讲不可的逼迫,同时轻轻又威严地说:“讲出来,讲给妈妈听,好不好?”

  我后来从一个关于动物的电视节目听到一句话,说心灵受到创伤的小象性成熟早,且攻击性强。这也能解释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那些情况。

2006年我从报纸上看到一个事件,北京某所小学一个女孩子的父母,因为他们的女儿在学校和一个男孩子发生了一点冲突,回家向父母哭诉,夫妇第二天就到学校找这个小男孩算账。夫妻直接找到这个小男孩,把男孩暴打一顿,导致男孩死亡。这起悲惨的事件使得两个家庭破灭,这对父母,他们不但葬送了他们自己的未来,也让他们深爱的女儿只能在孤独中成长,没有父母相伴。

  无论家长们多么爱自己的孩子,如果经常向孩子提出“听话”要求,并总是要求孩子服从自己,他骨子里就是个权威主义者。这样的人几乎从不怀疑自己对孩子提出要求的正确性和不容否定性,他潜意识中从未和孩子真正平等过。但在孩子眼中,他们只不过是些“不听话”的家长。

表扬孩子的进步

  我们就这样一个回合又一个回合地僵持着,一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我对那几个男孩子说:“孙小力以前是那样子,但以后不那样了。”我充满信任地问孙小力:“你说是不是?”孙小力眼睛里一下充满光泽,他点点头。

我开始认真琢磨这个孩子,觉得这个年仅10岁的孩子也许真的有些问题。但是又发生了一件事。

  我确信她不是因为肚子痛一类的身体原因哭,就问她:宝宝你为什么哭,讲出来好吗?我给她擦擦泪,又问了几次,她才一边哭一边说:“他们的爸爸哪去了”。我抱起她,说宝宝不哭,你是不是想爸爸了,爸爸下个月回来,明天我们就给爸爸打电话好不好。她边哭边摇头。看来她要的也不是这个回答。

{“type”:1,”value”:”昨晚,女儿睡着之后,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听着她均匀的呼吸,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平常,她都是听着我的故事,一脸满足与安逸地睡去。

  我心里内疚着,由于我们自己小时候太缺少童话,就总想为孩子营造一个童话世界,却忽略了童话可能招致的负面效应,看来以后得多留心,多给她补一些生活常识课,让她不要把童话世界和真实世界完全混淆。

  爱孩子,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不要给他制造麻烦。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孩子小声的说,阿姨你别问了,我立即意识到这个孩子的家庭可能有问题,话头赶快打住,向他表示道歉,说,奥,对不起,不说这个了,我拿出《皮皮鲁》对他说,这本书很好看,圆圆就很爱看这个书,你想不想看啊?

  我不知这个小家伙心里想什么,找毛巾给她擦擦脸,哄她不哭,让她说出来想换个什么样的房子。圆圆努力停住哭,看样子很想回答我,又说不出来,吭吭巴巴地干着急。

孩子在睡前的想象力是很强大的,在那个脑洞大开的时候,带着孩子一起见识多彩的世界,会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圆圆点头。

  ●每个孩子在学校都有可能遇到“坏同学”,家长如果出面,目的应该是帮助孩子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而不是去报复。

他双手拿住《皮皮鲁》眼睛里闪现出光泽,又点点头。

  我听圆圆这样说,才想起好像有这么回事。我又心疼又后悔地问圆圆:你为什么当时不说出你们的想法呢,要是妈妈知道你们是这样想的,肯定不会阻拦了,你们的想法多可爱啊。圆圆说,当时我们那么小,心里那样想,可嘴上一下说不出来。你们要是慢慢地问问我们为什么要那样做,也许我们能讲出来。圆圆接着批评说大人就是经常不动脑筋,瞎指挥小孩,还总是怪小孩不听话。

我的愤怒已经从脚底升到了胸口,抓起遥控器就把电视关掉了。

  我和她爸爸交换了一下眼色。

  我和颜悦色地问孙小力:“你说圆圆是个好同学还是个坏同学?”

见到了这个男孩,有点邋遢的样子。他可能以为我是来找他算账的,眼睛里流露出害怕,转而又流露出挑衅和不在乎的样子。

  圆圆很费力地终于爬上了天桥,非常兴奋,还想沿着栏杆从桥这头走到那头。亲戚说,圆圆乖,咱也像那个孩子那样听话,不走这里了,好吗。我顾及到亲戚的情绪,也对圆圆说:“下来走吧,咱们快点走好不好,这样太慢了”。圆圆说不,又抓住栏杆,一步步往前挪。我看她其乐无穷的样子,也就不管她了。

后面的场景可想而知,就是一屋子的鸡飞狗跳,哭声、吼声混杂着。

  “没有了。”她的眼神是那样纯洁而诚实。

  ●“他的错其实是他父母的错。所以不要歧视他,不要把他当成坏孩子看,他就是个普通的同学。大家对他现在一视同仁,他长大才能做个正常人。”

我把书放到他手中说
,这本书送给你,回家看去吧。另外,圆圆在家里有很多好看的书,你要要是想看的话,可以让她带来,借给你看,你看完一本还回去,然后再接一本,,好不好?

  ●我们本来就是带孩子出来玩,为什么一定要把去天安门广场看作是有意义的,把过天桥看作是没意义的,孩子在哪里玩不是玩呢。也许在圆圆眼里,天桥比广场还有趣得多。

情绪会定格,影响性格形成

  我拿着抹布进了卫生间,正洗布时,圆圆跟进来。她略带诡秘,试探地问我:“妈妈,你的隐私是什么?”我说:“我的隐私也不能告诉别人,要是说出来就不是隐私了。”她好奇心高涨,缠磨着要我讲出来。我一时找不出敷衍她的内容,就说:“你先把你的告诉我,我再告诉你。”她小嘴一噘,“不行,我的不能说。”我说:“我的也不能说。”她就开始耍赖,搂着我的腰哼哼唧唧,“告诉我嘛,告诉我嘛。”我想编个“隐私”赶快把她打发走,就说:“妈妈先告诉你,然后你再告诉我好不好?”以我对圆圆的了解,这样的交换她总是乐于接受的。但她一听,还是不能接受,无可奈何地看书去了。这倒有点让我意外,她宁可放弃听我的“隐私”,也不把自己的“隐私”讲出来。是什么事,能让一个小孩子在这样的诱惑下守口如瓶呢?

  从那以后,孙小力果然再没欺负过圆圆。过了一段时间,我又让圆圆带给他一本郑渊洁的童话书。我问圆圆,孙小力看没看这两本书,她说不知道,也不愿意去问他。可能她还是尽量躲着孙小力,不想招惹他。但听她说孙小力现在不欺负女生了,可还是动不动就因为其它原因挨老师的批评。有一次圆圆去老师办公室送作业本,老师把孙小力的妈妈叫来了,他妈妈看样子很生气,突然站起来踢了孙小力几脚。

第二天,我买了一本郑渊洁的童话《皮皮鲁》一方面算作是“行贿”另一方面我想让他读一点书,读书对道德养成有促进作用,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斯基说:“我坚信地相信,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

  哲学家弗洛姆对权威主义伦理学充满批判,认为它所主张的就是“服从是最大的善,不服从是最大的恶。在权威主义伦理学中,不可宽恕的罪行就是反抗”。

被打骂之后,孩子会哭会害怕,他们在怕什么?

  我下午去学校向她的班主任了解了一下圆圆近期在校情况,知道她在学校很好,没什么事。但我仍然担心,甚至担心这一下午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好容易等到她放学了,我观察她情绪和平时差不多,才放心些。可我自己追问的勇气却有些丧失。圆圆那种为了成全我而要做出牺牲的样子让我感到内疚,所以我没急着问她,像平时一样和她打过招呼,进了厨房。她也像平时一样打开电视看动画片。

  特别提示

他略有不好意思,低低地说:“没缺点”

  后来有个叔叔逗他说要跟他“干杯”,顺手拿过一罐可乐递给孩子,男孩接过来,看样子准备妥协了。正待孩子要打开可乐罐时,他妈妈赶快阻拦说别喝可乐,喝杏仁露吧。孩子说他要喝可乐,妈妈一把抢走可乐,递过来一罐杏仁露说,喝这个好。孩子不干,生气地说:你从来都不让我喝可乐,天天光让我喝酸奶和杏仁露!妈妈说:给你讲过多少次,可乐没营养,喝那干吗呢!

原来,昨天我们家的“睡前一幕”是很多家庭的写照。

  我问圆圆:“你信吗?”她点点头,又说:“有时候也有点不信,我就是挺害怕的……”我慢慢说:“李文文讲得像神话一样,但一切神话全是假的。神话只是故事,不是真实,所以我们根本不用相信,也不用担心,你说是不是?”圆圆点点头,眼睛忽闪忽闪的,在想什么,她忽然兴奋地叫起来:“对,妈妈,这肯定是假的!李文文说只要我一说出口,剑马上就会刺我的肚子。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这不也没事嘛。”她摸摸肚子,又自我安慰地说:“以后肯定就更没事了。”

  ●读书对道德养成有促进作用,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我坚定地相信,少年的自我教育足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

每个还在学校都有可能遇到“坏同学”家长如果要出面,目的应该是帮助孩子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而不是去报复。针对不同的对象可以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一个底线,就是在生理和心理上不能伤害那个“小敌手”而是像尊重自己的孩子一样,尊重那个孩子。同时要考虑所采用方式对自己孩子人格行为的影响,以及对他今后人际关系的影响。爱孩子,就帮助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不要给他制造麻烦。

  ●衣服脏了可以洗,磨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就为了怕弄脏衣服这微不足道的理由,就把孩子这样一次充满乐趣的尝试给破坏了,这真是失误啊。

甚至闺蜜小蓝还告诉我,不要立什么flag,到了下一次可能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她就经常这样。

  这件事藏在她心里已三个多月了。小小的心既要容纳一个神奇的事实,又必须承受性命攸关的保密责任,这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艰难和痛苦啊。我没打算以一个大人的知识嘲笑女儿的幼稚无知,倒是真切地体味到这件事让她所受到的煎熬,特别是我们的追问和害怕神剑刺破肚子的矛盾给她造成的压力。

  每个孩子在学校都有可能遇到“坏同学”,家长如果需要出面,目的应该是帮助孩子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而不是去报复。针对不同的对象可以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一个底线,就是在生理及心理上都不能伤害那个“小敌手”,而是像尊重自己的孩子一样,尊重那个孩子。同时要考虑所采用方式对自己孩子人格行为的影响,以及对他今后人际关系的影响。爱孩子,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不要给他制造麻烦。

他又像了想,说:“不骂人,不欺负别人。”

  教育中许多看似司空见惯的做法,背后其实有很多人们看不到的错误。多年来人们习惯于要求孩子“听话”,这仿佛是为了孩子好,但深入分析,就可看到这是成人与孩子间的不平等。并非父母们不愿平等地对待孩子,而是不容易对自己的权威意识产生警觉,不曾意识到自己在孩子面前扮演了权威的角色。

也就是说,孩子身体、心灵都需要放松,转换到睡前的最佳状态,否则就会影响睡眠质量。

  我反复看了几遍,抬起头来。

  “那你会欺负她吗?”

我对圆圆说,他妈妈这样确实不对,太伤孩子的自尊心了。这样的家庭,孩子有什么办法呢?他的错其实不是他的错,是他父母的错。所以你不要歧视他,遇到有别的同学对孙小力说歧视侮辱的话,你也要去制止。不要把他当成坏孩子看,他就是个普通的同学,大家在对他一视同仁,他长大才能做个正常人。

  圆圆大约4岁时,我和朋友小于带着圆圆和小于的小女儿暄暄到老虎山公园玩。我们沿一条小土路往山上走,两个小女孩跑在前面,她们都穿着漂亮的衣服,干干净净的。我和小于跟在后面,一边聊天一边关照着前面这两个让人赏心悦目的小姑娘。

“不可以,都已经八点半了,快去把你地上的玩具都收拾好。”

  我正奇怪着,听见她爸爸从另一个屋子走出来,逗她说:“把你的秘密对爸爸讲讲,就咱俩悄悄说,不让妈妈听见。”圆圆突然发起脾气来,两只脚后跟打着沙发,“哎呀,我刚刚忘了,你又提起来,不要提这个事了,好不好!”

  我把书放到他手中说,这本书送给你,回家看去吧。另外,圆圆在家里有很多好看的书,你要是想看的话,可以让她带来,借给你看,你看完一本还回去,然后再借一本。好不好?

我微笑的拍拍他的胳膊说:“真是个好孩子”

  当时电视里正播一个叫《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的连续剧。讲的是SOS儿童村一位妈妈悉心照料几个孤儿,和一位男士相恋但不能走到一起的故事。圆圆也跟着我断断续续地看了一些。

和孩子交换秘密

  我吃完饭,没顾上洗碗,把歪在沙发上的圆圆拉起来放到膝上,严肃地对她说:“妈妈觉得,你的秘密是件不好的事,妈妈特别害怕它会伤害你,你讲出来好不好?”她默默地摇摇头。我说:“你只对妈妈一个人讲,不让别人知道行不行?”她爸爸赶快躲到卧室装睡。圆圆还是摇摇头。我说:“你太小了,很多事情还没能力自己处理,你要是有事不对妈妈讲出来,万一这件事伤害着你怎么办,妈妈不知道就没法帮助你。”

  我再问:“那她的缺点是什么呢?”

我后来从一个关于动物的电视节目听到一句话,说心灵受到创伤的小象性成熟早,且攻击性强。这也许能解释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哪些情况。

  特别提示

当爸爸妈妈把自己的小秘密跟圆圆说了之后,圆圆才很紧张地说:

  圆圆看我有些不明白,对我说:“李文文说这两把剑三千年才出现一次。”我还是没听明白,问她是什么意思。圆圆告诉我,就是说,这两把剑三千年前在某个人家里,三千年后又在世界上出现,现在就在李文文家里。说完,她还加一句:“李文文说这两把剑特别有神力!谁知道了都不能告诉别人,一告诉,肚子就会被刺破。”

  我微笑着拍拍他的胳膊说:“真是个好孩子。”

他点点头,看了下书,眼皮又耷拉下去了。

  我想了一下,问她: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的房子?她点点头。这真是把我搞糊涂了,我们的房子她怎么会突然不喜欢呢,一定有另外的原因。我又小心地问她:“宝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房子里的什么东西?你不喜欢什么,告诉妈妈好吗?”

换个方式,也许能让睡前时光,变成难得可贵的亲子时光。

  我这样想着,嘴里接着圆圆的话说:“来,让妈妈看看刺了胃没有”,伸手进去抓搔她的小肚皮。圆圆笑得缩成一团。

  我在这一瞬间也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善良,隐约地觉得孩子这样,肯定和他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关,就想找他父母谈谈,希望能彻底解决一下这个孩子的问题。于是我问:“你爸爸妈妈在哪个单位上班,我可以找他们谈谈吗?你放心,保证不是告状。”这个孩子一下显得非常为难,情绪一落千丈。

他脱口而出:“学习好,不捣乱”沉默了。

  生活中确实经常能见到一些真正“不听话”的孩子。

这种甜蜜的心情,会把孩子带入甜睡时光,也是开启第二天开心生活的钥匙。

  小小的心既要容纳一个神奇的事实,又必须承受性命攸关的保密责任,这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艰难和痛苦啊。

  这个男孩子是所谓的“差生”,在这里我把他叫做孙小力。他坐在圆圆后面。听说他以前也欺负班里别的女同学,自从圆圆来了后,主要精力就放在欺负圆圆上。他上课总是从后面揪圆圆的小辫。下课后,把她的课本抢了扔到远处另一个同学桌子上,看她着急地绕一大圈去找书,快要接近书时,他又跑前面抢了,放到另一个远处的桌子上。经常是快要上课了,圆圆还满教室忙着追书。有时圆圆下课了正和别的同学在一起玩,冷不丁被他推一把,差点摔倒。

“别害怕,阿姨只是来和你随便谈谈,我们说话好吗?”

  无论家长们多么爱自己的孩子,如果经常向孩子提出“听话”要求,并总是要求孩子服从自己,他骨子里就是个权威主义者。这样的人几乎从不怀疑自己对孩子提出要求的正确性和不容否定性,他潜意识中从未和孩子真正平等过。但在孩子眼中,他们只不过是些“不听话”的家长。

和孩子交流心声,交换秘密,是亲子间最好的交流,也能让我们更好地获取孩子在学校的情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