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开始骑自家的26自行车,也往往在自身的理念中慢慢的体现出来

我同所有的人都一样,也许同所有的人也有点不一样。出生在平凡的家庭,爸爸只是一名平常的司机,妈妈只是一个家庭主妇,出生在大山里,渺小的似乎不及一粒沙子的价值,一路走来我已经19周岁,也是在磕磕绊绊的成长中我明白了成长的含义,而今此时此刻的我只想在这里静静的听着歌,写写我此时此刻的感受:我不要的彷徨,同你们一同分享。
在《十点读书》中一个作家曾经说过一句话,意思是这样的:当你发现快要接近成功时,而你失败了,你跟别人没有什么不同,你就要重新排队。它深深的触动了我,也许是因为之前的经历让我深刻的感受了这一点。当我的左脚迈进了成功的大门的时候,我的右脚还悬在半空中,所以不论处;于何种状态,我们都要脚踏实地。
我们常常听一句话:每个人都要有一个梦想,万一实现了呢!也许你早已经听了n次,你说不知道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吗?我今天也想跟你说同你们所有的人一样,我也有我的彷徨,也曾经徘徊,在我高三的那一年,我家没有电脑,电影在我的世界里也许就是触不可及的东西。可就是在那一年,我却勇敢的选择了学习编导,编导每天会看很多的电影,拉很多的电影骗子,每个周末都会拿着我爸的手机看,爸爸说:一天什么也不知道,就知道拿着手机看。我有不理解,有愤怒。当我的编导成绩下来的时候,我开心极了。因为考的相当的不错,妈妈为此很开心。
我的左脚似乎迈进了成功的大门,所有的人似乎都对我瞬间改观,但我讨厌他们的转变,同时也许我有几分骄傲致使自己的右脚悬在了半空,摔倒在了门前。也恰恰是这样的一种经历让我明白了许多。正因为我不想像从前一样,我写下这篇《我不要的彷徨》来告诫我自己。同时也想告诉同我一样的人:过去,我们曾经也有优秀的一面,也许你不像我的经历一样,但你一定有你的颜色,你或许在小学经常考第一,你也许很诚实,你也许人际关系很好,也许……有着你自己模样的你一定忘却其实你很不一样,即使摔倒在了门前,同时也要告诉你们,那只是曾经的我们自己,摔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永远站不起来,我们要同先辈们一样,在100次的跌倒后,在101次站起。物是人非,早已不是了曾经的自己,只是从未改变的是我们的ambition,我们对于理想生活的pursue。只是我们既然相信了我们的远方就请我们不再彷徨,拿起我们的自信去续写我们的新篇章。
倘若生命是一条河,静静的流淌是否是我们要的方向:跟大海相遇会是你的方向吗?诗人徐志摩曾经写过一本书《我有我坚持的方向》,愿所有的人都有自己坚持的方向。

依然坚信当时班主任说的一句话:我相信只要努力了,就一定有回报!

   
 我终究以几分之差与会计证擦肩而过,我觉得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一开始我想到的只是逃避,只是退学。你学了两年,整整两年,你连一个会计证都考不起,你还能干什么?还在梦想着考大学吗?快别说笑了,会计证都考不起还想考大学。我开始否定自己的一切,我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然后,我特别的恐慌,我不敢回家,不是因为害怕我的爸爸妈妈打我骂我,他们没有那么暴力,而是我不敢面对他们失望的眼神,我不敢面对他们从期许到失落的神情。

妈妈的父母那时一直忙于赚钱,农村的风气是得空就看牌或打麻雀,孩子们做什么没人管。怎么正确刷牙,需要保护私密处,没有人讲过。我想我曾经受过什么伤,伤过多少次,他们是完全不知道的。他们对我的教育主要在如何做人,如何努力学习。诸如怎么生活,怎么照顾好自己是非常缺乏的,更谈不上什么心与心的沟通交流。

在此期间,我收到了一张同学的结婚请帖,我从未想过,在大学一毕业的时间段里,一下步入婚姻的礼堂,相对于任何角度,我向往,憧憬,而把青春就此结束在这小段美好时间里,我往往没有那么多的勇气,虽然那段时间,我的经济窘迫,可是爸爸还是让我参加了这场婚礼,我手揣着200块钱,觉得沉重且没有自信,而我单纯的目的并非是祝福这对新人,只是想去大吃一顿来缓解一下自身的疲劳,可能比较自私,相对于当时的状况而言,我已经有两夜没有睡觉了。当我到达现场,坐在位置上的那一刻,才意识到,曾经单纯的认为最为密切的关系,就在我家庭出现问题的时候,消失殆尽。桌上的同学脸上多了一层厚厚的白粉,眼睛上多了一条黑色的眼线。在暗淡的灯光下,我愣是觉得一个个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没有当初学校里面的活力与激情,而我卑微的扯扯身上发旧的衣服,在看看自己的双手,冲他们每个人微微的笑了一笑,那一笑,笑出了一个时代的隔绝,注定在背后寻找不到任何经济利益的支撑,无法让那些面无表情的同学,对我产生一种,就算是虚假也可以算的上关心的这样的东西,每个人的心理似乎都面临着巨大的矛盾压力,他们没有错,只是我自作多情而已。而我在大吃一顿之后,外面的世界阴冷也黑暗,我想那里才是我的去处,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陌生且祥和,他们却在灯光亮处,一闪而过。

我,不甘心就这么失败。

       
 磨难让我懂得了要且行且珍惜,磨难让我知道了梦想的珍贵。磨难其实是一个礼物,也许这个礼物的出现会让你手足无措,会让你备受痛苦,如果你乐观积极的面对它,它会让你知道,磨难是最好的成长课

不久后,我自己骑车,又一次不小心摔倒,碰到了下面私密处,疼的我大跳。虽然我常常受伤,小疼痛不以为然,那次真的很痛。我以为像手割个口子一样只是下面哪里破了,于是躲在自家西屋,用卫生纸擦下面,发现流血了。当血染红卫生纸时,我先是一惊,随后竟然是欢喜。因为我曾经看到妈妈小姨等大人上厕所丢弃的卫生纸上是有血的(卫生巾当时农村好像是没有的)。我觉得自己终于和她们一样了。就像我看到爸爸刷牙会出血,自己也使劲刷,刷到出血才觉得自己做到了最好。我没有哭,没有声张,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美美的,感觉我也能那样了。

电影《小森林》里有段话:“在某个地方摔倒时,每次回头看之前的自己,发现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尽管一直很努力,却总是在同一个地方画圆圈,徘徊到最后不过是回到了原点,很让人失落,但是每次,积累下经验,所以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却不再是原点,那么就不叫‘圆圈’,而应该是‘螺旋’,从某一个角度看,仿佛是在同一个地方旋转,其实多少会偏离上一点或者下一点,如果是那样也还好,也许人本身就是‘螺旋’。在同一个地方旋转,每次却又不同,或上或下或横着延展出去,我画的圆每次在不断变大,所以螺旋每次也在不断变大,想到这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努力一把。”某天,一位学生写了一封信给我,提到了我与电影《小森林》里的女主角,在她的眼里,我与电影的女主角惊人的相似,让她羡慕不已,而这种微妙的信任也无从考虑到背后的势力与利益,只是单纯的认为,我有着一股吸引人的气质,而恰恰这封信,重新让我审视了自身对待生活的态度。也如电影里所说,我画的圆也在不断的扩大,扩大之后必须在努力一把方能保守力量。

这周结束,明日的考验即将到来!我准备好了!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在今年11月13号的上午,我踏上了考会计证的旅途,我以为我学的还不算太差,我觉得就算拿不到高分拿个证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我觉得我们的付出都会有回报,一切都会值得。可是啊,生活就是当你觉得一切都晴朗的时候,突然给你一场暴风雨

这么多年妈妈的老公,你的爸爸,一直没谈过此事,我却偶然想起满心自责,多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愫,说不清是遗憾,还是传统观念下完美的缺失,不过对于20年过去了,自己都不曾懂得那个疼痛的真正缘由,真是个无知的傻妞。心疼那时的自己,也遗憾年幼的无知。

有个相亲的对象对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宁愿找一个花瓶样的女人,也不会找一个像你这样,什么都会,满手老茧的人。”其实他是没有错的,我所处的环境,在妈妈发生意外的那一刻开始,悄无声息的变化,让原本宁静的生活,慢慢的显露出肮脏的一面,当然,如果友谊,爱情,婚姻,完全是一块块的场域,尊重也只是环境给自己带来的磁场,自己身边的人自然也会变得多起来,无形的吸引力,在原本不会出现的场域里,也会分出一块,让自己应接不暇,可是我没有。最初我认为是自身悲哀,家庭环境所带来的种种不幸,那种曾经拥有,失去的如此之快速。之后,便是将一切发生的事情,当作是一种无聊的消遣,可以不去主动去寻找它们的存在,而存在了必定也会发生,所以我不在害怕失去,因为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

就像十月的第一天,二刷单词的任务开始执行,每天打卡背100单词!直到今天,每天都在坚持。关于被单词,在9月份,是做的特别差的!9月的我,总是因为实习排练奔波忙碌,麻痹自己没时间,困,累,而学习也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思绪飘到了很久以前,在2002年我的生活下了一场雪,我的那一场雪,来的特别早,特别的凄凉,特别黯淡无光,在我4岁那一年,是出生以来爸爸陪伴我最多的一年,那一年,爸爸外出打工回家了,那一年;我可以像别的小朋友一样肆意的在爸爸的怀抱里撒着娇;那一年,我可以向爸爸提出各种无理取闹的要求。而意外也在我的无理取闹之后发生了,我记得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早晨,我无意中得知今天县上恰逢赶集,我起来之后便要求爸爸带我去县上买芭比娃娃,一开始爸爸非常耐心的告诉我,“外面在下雨,路非常的不好,骑车出去不安全,爸爸下次来你去买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勇气,我只记得我非常生气的甩了一句话给爸爸“别的小朋友都有很多玩具,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玩”可能是因为我的这一句“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玩”刺激到了爸爸,再加上爸爸缺席我成长的前几年而感到愧疚,于是最终妥协于我的无理取闹。

二十年后我和你爸第一次进行房事后,他马上去看床单,上面没有那片鲜红,他没讲话,一脸淡然,很快做其它事,没有太过尴尬。不知道他是怎么想法,而我是呆了。懂得他去看床单是看是否有血迹,而那也代表妈妈是不是所谓的处女之身,是否第一次和男人发生关系。我马上想到小时候那次疼痛,和提前印在卫生纸上的血迹,恍然间我才明白自己当时经历了什么。

在我大学毕业的那年,曾经幸福的过往,开始像盛开的鲜花一样,也慢慢的凋零了颜色。那一年,奶奶去世
,妈妈紧接着出了意外,我的生命中第一次在医院度过了漫长的时光。懵懂无知的少年时光里,似乎像是幸福的光环笼罩着一般,不必想其他,可是,那种轻狂随着时光一天天的过去,渐渐的消退了原有的光芒。我两眼无神,脸色黯淡无光,体重在较短的时间里,一下掉了十几斤。我每天面临的是医生的查房,护士的询问,还有欠费单,担心妈妈发烧的身体,爸爸的血压。面对这像是轰炸式的人生体验,嘭的一下,让大脑不再是一条线式的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